您的位置:首页 >>> 文章浏览
 
打造深山里的童话世界(六)
来源: 时间:2018-7-31
 

史进洪找路,就是要找到符合村情的产业发展项目。史进洪在组织修路的同时,先后多次召集村两委一班人商量发展思路。当时,曾有村干部提出发展大棚蔬菜,也有的主张搞水果产业,镇上的联系村干部还搞了调研,但当时的各种想法对代家而言都不适宜。史进洪认识到,村社干部包括自己,由于见识有限,加上信息闭塞,坐在家里想出适合全村发展的金点子很不现实。当务之急,是开阔村社干部的眼界。于是,史进洪开始主动关注市场信息,自费外出取经,组织村社干部参观学习。虽然还是没找到合适的项目,但拓宽了村社干部视野,增长了见识。

20027月,史进洪到宜宾拜访他的朋友肖大哥。这次偶然的拜访,迎来了代家发展的春天。

肖大哥向史进洪介绍泸州石洞的花卉和黄桷树,说城市建设的加速发展,城市绿化是个大市场。他特别提出,黄桷树在宜宾比较少,建议史进洪去考察一下。史进洪觉得,这建议十分宝贵,干脆再把村社干部带出去开开眼界。20028月,史进洪带着11名村社干部到泸州石洞,找到当地的专家,对黄桷树的市场需求,土壤气候条件,种植技术进行请教。回村后,史进洪购买了相关书籍进行深入学习,又多次到成都、泸州等地考察市场。经过多次论证,确定代家村的土壤和气候条件适合种植黄桷树和花卉。于是,村两委一班人一致同意,发动村民种植黄桷树和花卉。

当时,村两委一班人满腔热情,都以为给全村找到了一个好项目。但在征求村民意见时却遭到了质疑,反对声一大片。

祖祖辈辈都种粮食,种花木也能填饱肚子?

地拿来种花木,中看不中用,憨包才干!

会有人反对,史进洪心里有数,但是他没想到,反对声会如此之大。最让他想不到的是,开始信心满满的那些村两委干部,最后也出现倒戈,不愿意干了。史进洪说破嘴,最后只有两名党员和两户村民代表愿意参加种花木。千辛万苦寻来的一条路,遭到群众的冷脸,史进洪十分失望——这路还要走下去吗?这个村里的带头人,到底怎么干?

史进洪又爬上了柏杨林山顶。山顶跟过去一样的荒凉。山上的石头跟他劝人种花木时遇到的脸一样,冷冰冰的。

穷了千年的代家,为什么没有改变?史进洪坐在石头上想。谁不想改变呢?但人们都怕去改变。人们不愿种花木,其实是怕失败。他们没有见到成功的经验。包括那些村社干部,他们虽然见到过别人的成功,但那不是代家。

史进洪心里清楚,自己虽然热情很高,但自己并不敢给群众拍胸口,种花木百分之百成功,百分之百赚钱。但找这条路费了太多的心思,并且目前没有更好的路可走,他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。成功了,自然有人跟着干;失败了,不伤及群众。从来没干过的事,要群众一哄而起干,想来也未必科学。

想清楚后,史进洪开始组织外出学技术,自己还到四川农业大学学习了15天。2003年,史进洪决定正式试种花木。他联系了两名党员,一名社干部和两名群众种黄桷。人联系好了,但问题又来了。

第一个问题是资金。

初步估计,投资得好几万元。钱从哪里来呢?为了找这条路,四处考察学习,跑来跑去,史进洪原有的积蓄已跑光了。其他几户,家庭底子并不实在。对于花木,他们虽然答应参加种植,却没有投资的愿望和想法。史进洪无奈,只得硬着头皮,决定高息借钱垫底。

借款5万元,月息3%,投入一个从来没干过的项目,在2003年的代家,这是一个疯狂的举动。

史进洪的做法马上遭到了反对。

别人的反对没用。但反对史进洪的,不是别人,是他的爹娘,他的妻子。

史进洪准备用家里仅有的好地拿来种黄桷,这已经是抢夺口粮地了,爹娘本就不赞成,现在他还要背几万块的账来干,一旦失败,搞不好一辈子都翻不了身。

胆子太雷了,老爹搞不懂,史进洪从哪里来的胆量,好田好土拿来种树。

妻子当然也不希望史进洪这样冒险,她更希望史进洪找稳当的事来干。背那么大的账,拿啥子来还?

家里人的极力反对是史进洪最大的压力。史进洪不怕失败,但失败必然会拖累家里人。作为村里领导,他为全村人的利益去冒一下风险是应该的,但他没理由把全家人都拖下水,让全家人跟着担惊受怕。

开弓没有回头箭。尽管全家人都反对,史进洪只能顶着压力,坚持干下去。

种植黄桷树其实投资不大,劳动强度也比较小。但与种庄稼比,回报要慢一些,种上后,还得寻找销路。农户对这些存在顾虑。为了增强信心,凝聚力量,20039月,史进洪牵头组建了代家花木协会。但农户热情并不高,创始会员仅25户。取笑史进洪的话倒是不断:

干脆把你的黄桷树砍给我喂牛。一姓周的村民说。

史支书,把你的黄桷树卖给我做锄把卖,4块钱一根。另一个姓冯的村民说。

这话是很伤人自尊的。史进洪种的黄桷树,每根成本都是7元钱。

史进洪对这些话没当回事。因为他从黄桷树的长势看到了希望。他的信心不仅没因别人的怀疑和取笑受到干扰,反而增强了。2004年,史进洪又带着大家种植了100亩红叶石兰和香港紫荆。

2005年,部分花木已可出售。农户真正担心的时候来了。过去不管付出多少,只有把东西卖出去,换成钱捏在手里,才算真正的成功。代家这个无名之地,没有人知道这里有花木出售。史进洪只能硬来,迈开双腿走出去跑市场,找买主。

确实如肖大哥和史进洪了解到的,黄桷树在城里有市场。史进洪联系宜宾市中银公园购买了5万多元的黄桷树和花卉,获利近40000元,代家终于在花木上赚到了第一桶金!接着,1000多根花木销到了长宁县,又获利4万多元。仅2005年,代家村在花木上就赚到了30余万元。

一年赚30多万元跟当年史进洪一人负债5万元一样是一个可怕的数字,这事又在全村引起了轰动。这下,村民纷纷主动找史进洪,要求加入种植户行列了。

史进洪又一次登上了柏杨林山顶。看着山下长势喜人的花木,他长长舒了一口气——5年的艰辛没有白费,他终于带领村民走上了种植花木致富的道路。代家的乱石缝里,硬是长出了幸福的花!

2015年,代家村250户人,已有220户种植了花卉苗木。全村3966亩种植土地,花卉苗木占3875亩,花木卖到了成都、德阳、雅安和省外的贵州、广西、上海,年花木收入570多万元,代家成了远近闻名的花园村。(作者:毛美权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