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>> 文章浏览
 
打造深山里的童话世界(四)
来源: 时间:2018-7-31
 

 史进洪原以为,他上任后,第一件事就是要找一条致富路,让全村人摆脱贫困。他想错了,还有比这更急迫的。他一上任,一社的史元才就找上门来了:

史支书,我们一社的电不知为啥停了几个月了,你得给我们找一下供电所哦。

一社停电几个月?史进洪觉得,还可真是个急事。老百姓电都用不上,还说啥致富呢?

史进洪跑到供电所,联系恢复供电。供电所的人见代家村的最高领导来关心村里的用电问题了,当然高兴,热情接待。当史进洪要求对代家一社恢复供电时,供电所领导一口答应,满脸堆笑,随着拿出一堆电费单,请史进洪支持工作:

你把电费交了,我们马上恢复供电。

一社没交电费?史进洪感到意外。

你问他们嘛。

史进洪没脸再跟供电所领导说下去了,跑回村里,组织一社群众开会。

没电的日子好过不?史进洪问。

好过个球,晚上到处黑黢黢的。

吃个饭都没得亮,搛菜的筷子都伸到人家碗头去了。

那煤油灯点起,就是个鬼眨眼,风一吹就熄了。

众人你一言我一语,抱怨不通电的别样生活。史进洪听着大家抱怨完了,问:

想不想早点恢复通电?

想,当然想!众人的回答在意料之中。

那就把电费交了吧。

要得!众人异口同声地回答。

史进洪没来得及高兴,不少人马上后悔了。

不干!”

为啥呢?自己点的电,咋不开电费呢?

太球贵了,两块多一度,这样的电费哪个搪得起!不少人抱怨。

咋会这么高?史进洪疑惑,这确实吓人。

社长解释,主要是空耗多了。供电所以社里的总表耗电收取电费,总表一个月用了1000度电,但全社农户的分户表加起来只有100度电,摊下来,电费当然就高了。

肯定有人偷电。有人说,不然电费咋会这么高?

就是,把偷电的揪出来。有人要求。

揪出来。众人起哄。

史进洪这才完全清楚,因为群众认为有人偷电,把电价整高了,大家不想交费。因为欠了供电所几千元电费,供电所才把电停了。

群众的要求是,把偷电的人揪出来。

史进洪建议,大家把电费交了,先恢复通电。但不少人宁愿黑着,也不交电费,他们认为,别人用电,自己掏钱,这大冤了。他们并不是不想用电,他们既强烈要求通电,又坚决不交电费,还有的则要求,把偷电的揪出来,他们才交。

会议的最后是,全社的人一窝蜂闹起来,偷电的没揪出来,电费也没闹出来。闹得大家都一肚子气后,各自骂着娘回家。

农村基层工作就是这样,各有各的要求,各有各的理由,各有各的不平,各有各地难处,看似很简单的一件事,各人基于各自利益或不平,提出他的要求,别的要求就会跟着冒出来,结果是谁的问题都没解决,必须解决的问题也解决不了。

但供电的问题实在是必须解决,且刻不容缓。史进洪了解到,供电所断电后,部分农户为了用电,就偷着把电线搭上去。这种乱勾乱接的行为相当危险,不及时制止,弄不好哪天会酿出大事来。但是,照明是人的基本生活要求,这种需要不解决,乱搭乱接的现象就不能从根本上解决。

思想不统一,史进洪只能带着别的干部挨家挨户做工作,并多次召开会议。史进洪承认,大家要揪偷电的人,这要求可以理解,但不好揪,也不能这么做,这样会在群众间引起更大的矛盾。他提出了四条意见:

1、电必须要通。

2、欠的电费一定要交。

3、过去偷电的不再追究。

4、以后用电必须严格规矩,让谁都不敢再偷电。

对这4条意见,不少人还是对不再追究那些偷电的不理解,认为当官的心软,怕得罪人。史进洪不得不提出两个问题,让那些工作最难做的人认真思考。第一个问题是:有人偷电,大家就这样交电费是有点不合理,不公平,但因此就不交电费,让全社都用不上电,长期下去,电都用不上,代家还要不要发展?第二个问题是:代家一社可能有人偷电,但如此高的电价,是不是一两户人偷电就能造成的?显然不是,还有别的原因,偷电的也未必才一两户,深究这偷电的事情,是解决问题,还是制造混乱?

经过史进洪和其他村干部的耐心工作,代家一社欠的电费终于交到了供电所,这个社也终于恢复了通电。但史进洪为处理恢复供电的问题,却前后花了10多天的时间,这让他真正见识了搞农村基层工作的不易。

农村基层工作为什么这么难?

史进洪认为,农村基层工作难做,原因是多种多样的,但贫穷肯定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原因。就说电费这件事,村里一个人每天的纯收入才4块多钱,不少家庭一个月的电费都有几十块钱,谁交起心里都不舒服。因此,带动群众发展经济,改变村里贫穷落后的面貌,应当作为村支部的根本任务。史进洪决定立即召开村两委会议,研究全村脱贫致富问题。

史进洪专门开会研究村里的发展问题,起初,干部和群众基本上是两种态度,一些人认为史进洪是新官上任,摆个架子,做做样子,玩虚的;另一些人认为,代家村这个屙屎不生蛆的地方,几千年来就是这个鬼样子,你史进洪有啥子本事,跟大家提发展脱贫致富?饿不死就算好事了,心里等着看笑话。

认为史进洪做样子的人,不久就改变了态度。因为,史进洪为这个问题一连组织开了几次会,每次说的都是实实在在的问题,干部和群众也就认真起来。但是,脱贫致富的问题也不是认真就马上能解决的,因为,代家的问题确实太具体了。

人均1574元,这是当时村民的年收入状况。

村里只有一条从上罗场经过代家通到筠连乐义乡的泥石公路,路面大坑小凼,从上罗场到代家8公里,要跑一个小时。坐一次摩托车,就要花10块钱。

代家这地方,百分之八十是硬石,其余百分之二十是薄土,这样的土地,除了种点苞谷子子填肚皮,还有啥用场?有人问。

有女莫嫁野鸡湾,三年雨害两年干,落雨三天打水洞,天晴三天吃水难(注:野鸡湾是代家村内一个小地名)。有人念起顺口溜,说村里就这个条件,开再多的会都没用,还不如出去打工找钱现实。

别的人顺口接过来说,人家说上罗代家村,光棍起堆堆。要想安个家,除非讨个二门亲。认为村里光棍太多了,村委会应该帮助那些老光棍解决成家问题,不然很多家庭辛苦多年存到点钱,都拿到云南山去买婆娘,弄不好会跟过去的一些人一样,被那些放飞鸽的人欺骗,整得个人财两空。

一个人一场病下来,一家人得还上好几年的债。

问题还有很多......

史进洪承认,大家提的都是实实在在的问题,是代家自古以来一直没有解决的困难。他和村里的干部、党员研究后认为,这些困难不是一下子能解决的。解决这些困难,根本是要摆脱贫困,脱了贫,许多问题就会相应得到解决。因循守旧,只能继续挨饿受穷,因此村里不少年轻人选择了外出打工。但是,外出打工也不能保证就能脱贫致富,不少人外出后并没找到多少钱,有的甚至在外惹下祸端。年轻人也不能全都外出打工,一个村子全是留守儿童和孤寡老人肯定不行。因此,根本的出路还是要就地闯出一条致富路来。

路在哪里呢?

史进洪认为,路要修。要致富,先修路,这句口号喊了很多年,但村里没增加一米路。这说明过去人们都没有真正认识到公路的重要。现在,应当大力发动群众主动修路。

除了在地上修路,还要在脑子里找路。找到一条能在较长时间里适合全村人发家致富的路子。(作者:毛美权)